首頁 » 中國中低端芯片已量產,外國芯片囤積過多,反求中國購買損失嚴重

中國中低端芯片已量產,外國芯片囤積過多,反求中國購買損失嚴重
2022/07/28
2022/07/28

大家好,我是“零點”,時事新聞持續更新,從軍事、科技、國際大事,時事追跡,讓您在閒暇的時間,輕鬆瞭解國際大事。

3年前的斷供政策,令中國半導體企業吃盡苦頭,華為更是一度經營困難。 但堅強的中國企業挺了過來,并基本實現了中低端芯片的自給自足。這導致斷供政策弊端開始顯現,美國造成大量芯片擠壓,美企叫苦不迭,變臉請求中國企業恢復芯片進口。

那麼為什麼斷供政策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副作用?未來斷供政策有可能被取消嗎?

一、斷供政策的弊端

2019年,中國自研的14nm芯片效能優異,直逼國際一流芯片的效能,這令美國感受到了危機。要知道美國雖然在芯片設計領域全球領先,但本國芯片制造與芯片封裝產業并不占據優勢,而是同樣要看荷蘭公司ASML和台積電的臉色。

如果任由中國半導體產業繼續發展,那麼將會在未來威脅美國的地位。

為了避免這一現象的發生,美國伙同日本、韓國、台灣台積電共同限制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對中國芯片出口進行嚴格的限制要求,并禁止ASML向中國出口先進的EUV光刻機。 限制台積電為中國華為為首的企業進行芯片代工,企圖將中國半導體產業「扼殺」。

但中國之所以大力發展半導體產業,除了希望在科技領域處于國際一流地位之外,還是因為中國是世界上半導體需求最多的國家。 在芯片全球出貨量中,中國占到了80%的市場,可以說部分國際半導體企業正是靠著中國在養活。而美國的一刀切斷供政策,令不少美國企業訂單大減,經營困難。

而恰逢疫情爆發,全球經濟不景氣,美國由于防疫政策防護不當,導致經濟蕭條,本屬于美國半導體企業的財政補貼遲遲沒有下文, 這導致美國半導體產業復工困難,只能加大對華芯片出口。

可就在今年,我國忽然縮減了283億顆對美芯片進口額,這令美國造成了嚴重的芯片積壓,可能令美國承受巨大的損失。

那麼我國為何有底氣縮減對美芯片進口?中國企業在被限制下是如何取得飛速發展的?

二、中國企業對斷供政策的反擊

倪光南院士曾經說過,想要不受制于人,只能依靠加強本國自研能力。 而美國斷供政策,成為促使中國半導體企業奮進的催化劑。

要知道雖然頂尖半導體芯片研發工藝,對一個國家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但如今市面上流通的芯片中, 超過80%都是14nm以上的中低端芯片。

而美國限制中國進口ASML先進的EUV光刻機,卻沒有對中斷的DUV光刻機作出限制。 因此中國加大了對于中端光刻機的進口,大力研發本國中低端芯片。

那麼美國既然想要鎖死中國半導體發展的前景,為什麼不一并禁止ASML向中國出口中端光刻機呢?

那是因為ASML不是美國的企業,它主要就依靠售賣光刻機創造營業額,中國更是ASML最大的合作客戶。 如果被全面禁止與華交易,那麼無異于在逼ASML倒閉。

中國中低端芯片實現自研的第二個原因,則是中國政府的財政補助。

與美國受限于疫情后的經濟蕭條不同,中國防疫政策實施的很好,這導致中國產業復產迅速,經濟產業的發展并沒有受到很大的影響。 中國計劃在未來投入超過10000億元,用于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強有力的財政支撐,是中國半導體產業飛速發展的根基。

那麼既然中國實現了芯片自給自足,是否意味著美國斷供政策會在未來取消呢?

三、中美未來芯片局勢

中國中低端芯片的發展,并沒有令美國氣餒,但倒是其計劃進行第二輪的芯片斷供制約。

中國雖然實現了中低端芯片的自研,但仍舊依賴ASML提供的DUV光刻機,因此美國計劃對ASML繼續實施禁令,要求其禁止對華所有光刻機出口。 ASML雖然是荷蘭企業,但背后其實是美國股東,在重壓之下不知會如何抉擇。

其次則是對美國本土以及世界先進半導體產業進行財政補助,邀請其赴美建廠,作為條件則是禁止其與華交易,以此中斷中國芯片出口的可能。

結語

雖然受到美國斷供限制,但中國企業憑借財政補助,以及夜以繼日的科研實現了中低端芯片自給自足,令美國造成芯片擠壓,承受巨額損失。 大家覺得未來中美誰能取得芯片競爭的勝利?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

在這裡,沒有結束,也沒有停更,想要看更多新闻,追蹤我,帶你看更精彩內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