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5nm系統級芯片一次流片成功,ASML的「選擇」是對的

過人君 2022/12/03 檢舉 我要評論

伴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到來,芯片成功當上了「大腦」的角色,能夠獲取到什麼樣的芯片,直接決定著一個國家科技的上限,但造芯是一個復雜的環節,至今沒有一家國家能夠獨立完成。

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向來依靠國際供應鏈,但自從相關規則實施開始,高端芯片的自由出貨受到了影響,各個國家也不再指望于美企,紛紛啟動了技術的自主化,老美的盟友也逐步開始「反水」。

在台積電、ASML被迫成為「棋子」之后,中國半導體產業陷入了「絕境」,好在中企的不放棄,成功完成了對技術的突圍,中企芯原股份實現了對于5nm系統級芯片一次流片成功,ASML的堅持是對的!

中企完成5nm芯片突破

造芯過程大致分為三個環節,分別為研發設計、制造以及封裝測試,一顆指甲蓋大小的芯片需要經過上百道復雜工序,才能夠正式實現商用,由于光刻機被過度「神話」,很多人都以為只要獲取到了這個設備,就能夠完成對于芯片的制造,但實際上這種想法是錯誤。

實際上占據主導地位的是研發設計,華為三年前就設計出了頂級的5nm芯片,這也讓國人誤以為這個環節很簡單,但實際上如果沒有ARM架構以及美企的EDA軟件授權,光是第一步就進展不下去,這筆不菲的授權費,沒有多少企業能夠承受得起。

在這個步驟之后,還要進行流片的考驗,如果沒能通過這一關,就意味著數億的資金要打水漂了,因此國產芯片想要真正崛起,就必須在設計研發環節上萬無一失,但好在國內企業在這方面做的非常不錯,成功將技術實力提升到了5nm水平。

根據媒體傳來的消息,近日芯片股份實現了5nm系統芯片的一次流片成功,并且成功執行了多個5納米一站式服務項目,這家頂級的國產芯片IP授權企業,總算是不負重托,完成了歷史性的突破。

而這芯片IP授權實際上也很好理解,一個完整的系統級芯片,為了滿足不同的功能需求,往往需要集成具備相應功能的小芯片,而催動這些功能的實現就需要進行單獨設計,而這項目技術就是IP,由于這些小功能很多都是通用的,因此芯片廠商會通過購買IP授權來省時省力。

而以前購買的基本屬于公辦架構,在IP授權買回來之后,廠商還要進行模塊化的設計,而這種同構設計對于一般的廠商來說也是很難的,為了將芯片設計簡單化,IP授權也朝著異構時代發展,實現了不同的架構集成在了同一顆芯片中。

而設計一款芯片就毫比裝修房子,需要什麼功能就往里面填充,直到滿足自身的需求為止,而這些「功能」自然都需要通過驗證的,這麼解釋起來,就能夠理解IP流片驗證的原理,在國產技術上升到5nm水平后,后續國產芯片注定會大放光彩。

ASML的選擇是對的

而異構芯片能夠大范圍被采用,主要得益于「芯粒」技術的出現,將不同功能的小芯片集成在一顆大芯片上,目前已經成為了國際芯片行業發展的方向,英特爾每年更是投入幾十億美元進行相應技術研發。

而國內的技術也不差,據悉國內芯片企業,已經通過「芯粒」技術設計制造了4nm芯片,但目前官方并沒有相應的消息,顯然距離最終的商用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想必原因就出在光刻機的獲取上。

從華為的麒麟芯片誕生開始,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就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就連歐美國家也開始忌憚,于是乎啟動了一系列的限制,不僅限制了芯片的進出口,就連設備也被控制在了14nm范圍。

而ASML的DUV光刻機正好卡在了這個節點上,面對中國芯的不斷崛起,荷蘭面對老美的不斷施壓斷供,直接將選擇權交給了企業,并且支持不斷供的做法,針對這個問題,正式和老美展開了直接的對話。

中芯國際不斷的擴充28nm產能,也給ASML帶來了不少的訂單,在EUV光刻機被限制出貨后,面對高端芯片需求的下滑,顯然依靠現有的幾個客戶無法滿足營收需求,只能將需求寄托在中國市場上。

ASML多次表態:「不會放棄中國市場!」如今看來這種「硬剛」老美的做法還真作對了,就算國產的光刻機誕生了,面對龐大的市場需求,ASML還是能夠占據主導地位,對此你們是怎麼看的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