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脖子的何止是芯片,另一領域一直是我們的痛!

過人君 2023/01/21 檢舉 我要評論

4400億美元,人民幣2.8萬億!這是我國2021年芯片的進口總額,即便是2022年,我國芯片進口數量也有5384億顆,如果按照價值來計算,進口額度也高達4156億美元!這是一筆巨額的開支,更是一個很殘酷的現實!

究其原因,其實就是缺少用于制造芯片的關鍵設備光刻機。其實我國在上世紀70年代就展開了對光刻機的布局,但由于當時需要快速發展經濟,「買辦」文化盛行,最終導致西方在芯片領域占領了高地。

不過,中西科技競爭愈演愈烈,近幾年我國開始高度重視芯片技術及設備的研究,而隨著我國14nm工藝芯片的量產、一座座晶圓廠拔地而起、海外有志之士的不斷回國,光源、雙工件台等光刻機核心技術的不斷突破,相信芯片、產能、光刻機卡脖子問題必然能得以解決。

另一領域一直是我們的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芯片,另一領域一直是我們的痛!這就是科學儀器產業,而且在這方面,我國所掌握的話語權還不如芯片!

科學儀器,被科學家稱為「窺視世界原始信息數據源頭的眼睛」,雖然該產業僅占工業總產值的4%左右,但卻對國民經濟的影響超過了60%,影響范圍覆蓋了科研、生物、醫學、機械、軍工等幾乎所有領域。

據統計,在諾貝爾自然科學獎項中,因發明科學儀器而直接獲獎的項目高達11%,不僅如此,其他獎項的獲取,大部分也是借助于科學儀器來完成。即便是制造芯片所用到的光刻機,都需要借助于物鏡等科學儀器。

然而,龐大的科學儀器市場,國產科學儀器企業在全球排名中卻總是名落孫山。根據第三方調研機構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科學儀器企業營收排名數據顯示,前10名有6家美國企業,2家德國企業,1家瑞士企業和1家日本企業。即便是前30名,也沒有中國企業的身影,核心技術幾乎掌握在了美、德、日企業手里,我國將近90%的高端儀器都需要從外國進口。

正是如此,我國在這一領域遇到了許多尷尬的場面!2018年,北大核磁共振中心一台布魯克核磁共振儀出了故障,在向外國廠商申請售后時,得到的回復是「先付23萬元的人工費,然后才過去修理」!言外之意,設備修不修得好,這錢是要不回去了!

國內一知名老科學家就發出過警告「 我們自認為掌握著許多核心技術,擁有許多高科技,如果老美在科學儀器方面進行斷供,我們怎麼來衡量自己的高科技?我們必須提高警惕!」

為什麼科學儀器突圍如此之難?

首先,技術鴻溝,科學儀器行業的研發周期比較長,技術壁壘也很高,不能一口就能吃成胖子,需要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技術沉淀。由于西方國家在這方面涉足較早,知識產權、技術標準也是限制突圍的關鍵因素。

其次,周邊配套不到位。我國為什麼能誕生如此之多的手機品牌,即便蘋果也很難離開中國,究其原因就是我國有極為完善的手機產業鏈。在科學儀器領域,海外企業就顯得非常默契,許多企業已經聯合起來形成了生態閉環,買這家企業的探頭就必須買另一家的射頻、音頻發射單元等。這就導致國產零部件企業很難融入產業鏈,缺少市場必然會影響企業研發、創新力度。

正是如此,科學儀器領域也形成了馬太效應,海外企業技術越先進,我們就會越采購海外先進設備,最終導致科學儀器的生態圈幾乎都在國外!

如何破局?

首先,在高端儀器領域,國內企業與第一梯隊企業的差距誠然存在,但在國家的大力扶持之下,國內企業也在不斷追趕并進行技術沉淀。而我們也應該率先扎根中端市場,并通過服務質量、高性價比等本土化優勢扭轉中端市場的劣勢局面,之后逐步蠶食高端市場。瞄準對手的短板,才能找到突圍的方向。

其次,堅持自主研發、創新,彌補技術空白。在光刻機領域,ASML確實掌握著能生產5nm工藝芯片的EUV先進技術,但日本企業卻通過NIL技術(納米壓印技術),在不使用EUV光刻機的情況下生產出5nm工藝芯片,不僅研發成本更低,生產成本也更低。因為日本許多企業長期走的是垂直一體化生產模式,或許某些技術達不到世界一流水平,但至少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里,并且通過后期創新還能解決高端產品自給自足的問題。

總體來說,雖然我國在許多科技領域有了卓越的成就,但還有許多與我們日常生活緊密相關的行業不能徹底實現國產化,而我們也應該主動發現并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補齊「短板」,為我國未來高科技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