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砸2800億美元對華發動「芯片戰」,美國就能贏嗎?

砸2800億美元對華發動「芯片戰」,美國就能贏嗎?
2022/08/13
2022/08/13

大家好,我是“零點”,時事新聞持續更新,從軍事、科技、國際大事,時事追跡,讓您在閒暇的時間,輕鬆瞭解國際大事。

近日,美國《2022年芯片和科學法案》(下稱《芯片法案》)經總統拜登正式簽署成為法令。醞釀之初,這份長達1000多頁的法案就已聲名大噪,被美政界和媒體稱作 「美國贏得21世紀經濟競爭的利器」「數十年來政府對產業政策最重大的干預」

拜登夸佩洛西:「就是天崩地裂,你也能搞定法案。」 很明顯,法案很大程度上就是沖著中國來的。

美國《2022年芯片和科學法案》正式簽署成法。圖源:美國國務院網站

美國著急砸這麼多錢到芯片產業,有其歷史和現實背景:上世紀90年代,美國芯片制造產能在全球市場中占比一度高達37%,現在跌到了12%。 《芯片法案》就是要鼓勵芯片企業回美國建產線、擴產能,重新壯大美國芯片制造業

據白宮聲明,法案將為美國芯片制造、研發及勞動力發展提供527億美元補貼,給予在美設立芯片工廠的企業25%的投資稅收優惠,同時撥款約2000億美元,促進美國未來10年在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等領域的科研創新。 林林總總加起來,涉及資金超2800億美元。

可這計劃雖大,落實起來還是 「胡蘿卜+大棒」策略——

「胡蘿卜」即拿錢砸,527億美元成立「四大基金」,分別用于芯片制造、芯片科技安全和創新、芯片勞動力發展及教育、國防專用芯片;「大棒」更是直接指向中國。

比如, 法案禁止獲得美國補貼的公司在中國大幅增產先進制程芯片,限期10年,違反禁令者或需全額退還補貼款項;法案同時禁止聯邦激勵基金接受者在「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威脅的特定國家」擴大半導體產能。

說白了,拿了這筆補貼,意味著10年內不能在中國大陸投資更高水平芯片。白宮新聞發言人說,《芯片法案》就 是要吸引半導體制造企業更多地投資美國而非中國。

問題是,芯片是國際化產業,領先的都是跨國公司。不少外媒認為,《芯片法案》的根本目的,就是讓台積電、三星、英特爾等跨國芯片企業在中美之間「選邊站」。

中國大陸是全球最大芯片市場。目前,台積電在中國大陸設有16納米和28納米芯片制造工廠,三星在西安有存儲芯片制造工廠,SK海力士、英特爾、美光等企業都在中國擁有芯片封裝和測試工廠。此外,不少7納米、5納米的高端芯片項目也正在謀篇布局。

法案生效后,如果這些企業繼續在中國擴建工廠,就可能失去美國巨額補貼,在與其他美國本土芯片企業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甚至在產業鏈上下游受到美方執法干擾。

但如果企業真聽話,把產能轉向美國,又等于在很大程度上放棄了中國龐大的市場機遇。畢竟這種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產業,走的一直是「高研發投入-高市場應用-投入研發」的循環路徑。

台積電(圖源:網絡)

據BBC報道,法案簽署前,所有美國芯片制造商都收到了美商務部信函,要求不再向中國供應14納米或更先進芯片的制造設備。中國半導體智庫「芯謀研究」分析認為, 《芯片法案》只是「前菜」,組建「芯片四方聯盟」、拉攏日韓及台灣構建美國芯片「后院」,才是扼制中國芯片產業發展的關鍵殺招。

讓一個產業成為地緣政治武器,顯然有悖經濟規律。

過去幾十年,芯片產業已高度全球化。一些先進芯片的生產需經歷蝕刻、擴散、封裝等1000多道工序,平均需要70多次跨境合作來完成。

去年,島叔到山東拜訪過一家「專精特新」企業。這家企業主要生產耐高溫石墨容器,用于半導體材料的制造和提純。企業負責人介紹,越是精密的產品,高溫鍛造時對容器受熱的均勻性要求就越高,經過多年鉆研,企業已成功制造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超高溫真空氣體高純化爐,取得了獨特市場優勢。

但掌握技術優勢不是單打獨斗。現在該企業仍要從日本合作伙伴處進口原材料。為啥? 芯片產業鏈很長,單家企業能把其中一個環節做精實屬不易,各方只有根據自身比較優勢和特點進行合作,才能實現效率最大化。

國際芯片市場也一樣。美國坐擁全球頂尖半導體設備供應商,芯片設計軟件EDA也被3家美國巨頭(Synopsys、Cadence、Mentor)高度壟斷,但在原材料供應、制造生產等環節,台灣以及日韓、歐洲各有所長。

台積電創始人就明確說,同樣的芯片在美國生產,成本比在台灣高出約5成,美國發展本土芯片制造業,除了「徒勞、浪費和所費高昂」,還能獲得什麼?

說到底,《芯片法案》通過「非常規保護措施」強行擴大美國芯片產能,未必是要獲得真金白銀,而是要確保「不被趕上」,保留對中國的絕對發展優勢。為了這一目標,犧牲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也在所不惜。

針對這種「霸權焦慮癥」,美國企業、媒體和智庫不乏反對聲音。《芯片法案》醞釀期間,英特爾公司曾大力游說,呼吁美國不要限制芯片企業對中國大陸的投資,擔心「法案會削弱那些接受補貼公司的全球競爭力」。彭博社批評稱,法案會造成「巨大的揮霍」。一些美國學者提醒,無論美國如何發力支撐本國制造業,都不可能與全球供應鏈脫鉤。

(圖源:解放日報)

美國能打贏這場蠻橫自私的「芯片戰」嗎?目前來看,幾乎沒有國際主流聲音看好這場「豪賭」。

天上不會掉餡餅。《芯片法案》擬投入2800億美元,但錢從哪兒來?

繼續借債?今年初美國國債規模首次超過30萬億美元,政府赤字持續惡化,再借可就要加劇美國國家債務違約風險了。開動印鈔機?美國不負責任的貨幣寬松政策已帶來嚴重通脹,美聯儲今年已連續4次加息,怎麼可能再印錢。

通過自身經濟復蘇「消化」這筆錢呢?美商務部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國GDP按年率計算下滑0.9%,連續兩個季度萎縮,陷入技術性衰退。盡管佩洛西稱《芯片法案》是「美國家庭和美國經濟的重大勝利」, 但就現狀看,2800億美元的巨額支出將給政府和納稅人造成重負,可能進一步激化國內矛盾。

有識之士指出, 成本與收益不符的產業政策不僅不能激發企業家創新力,反倒容易激發機會主義者套利。美國一些《芯片法案》反對者預測,高盈利的本土芯片公司很可能將政府補助用于股票回購和刺激股價,而不是拿來投入研發和建廠。

波士頓咨詢公司預估,若美國執意對華采取技術硬脫鉤,可能會讓美國芯片企業損失18%的全球市場份額、37%的收入,并減少1.5萬至4萬個高技能工作崗位,因為《芯片法案》的補貼并不能彌補企業將工廠從中國遷往美國的成本。

幾年前,川普政府違背市場規律跟中國打貿易戰,結果也沒「讓美國再次強大」,反倒坑了廣大美國企業和老百姓。 國家之間科技競爭無可厚非,但路子要正,指望用「產業新冷戰」的方式打壓別國,到頭來只會事與愿違。

在這裡,沒有結束,也沒有停更,想要看更多新闻,追蹤我,帶你看更精彩內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