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光刻機被攔截,華為決定自己造,ASML:我們將失去中國市場

過人君 2022/12/05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切入主題之前,筆者要提出一個看似荒誕的概念,即「中芯國際表現出來的潛力,要遠強于英特爾」。理由是,英特爾的起點、資金,以及資源,都遠超中芯國際。但是后者的N+2工藝(7nm),卻先一步進入風險量產階段。根據台積電的發展經歷可知,一旦開放EUV光刻機,中芯國際起碼能推進到5nm工藝。反觀英特爾,則很有可能像格羅方德一樣,卡在10nm以上。

英特爾

超過半導體行業的祖師爺,本來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事。可是,台積電愛莫能助,中芯國際自身難保,讓這一切蒙上了一層陰云。4月8日,半導體產業鏈人士張嶺向AI財經社透露:包括成熟工藝在內的每一台美國設備,都需要單獨申請許可證。 有時會被駁回,比如一種用于鍺硅外延生長的設備。有時則是遲遲不給回應,致使中芯國際錯過訂單,甚至是行業周期。

中芯國際

4月21日,ASML發布財報,進一步刷新了我們的固有印象。總裁彼得·溫寧克(Peter Wennink),在電話會議中透露「原計劃在1月份向大陸發貨的,價值6億歐元(約46.96億元)的光刻機訂單被攔截,我們會將這些貨物銷售給其他客戶」。通過這段話,筆者得到了兩個信息。 第一、被限制的設備,已經不限于EUV光刻機。意味著,中芯國際與ASML最新簽訂的12億美元訂單,仍存在不確定性。

ASML

第二、溫寧克在描述時,用到了「將」字(will)。說明他們確定訂單被攪黃的同時,也陷入了遲遲找不到買家的困窘。這點也很好理解,三星和台積電有自己的采購計劃,半路出家的歐洲廠商又一心盯著2nm工藝,ASML只能化整為零。不同的是,溫寧克表現得相當激動。 據東方網4月27日消息,溫寧克發出了這樣的警告:15年之內,中國將有能力制造所有產品。屆時,歐洲供應商將徹底失去中國市場。

張汝京(居中)

平心而論,這句話有夸張的成分,好在夸張程度并不是本文要探討的問題。接下來要說的是,他們的擔心有沒有道理,是什麼讓ASML如此失態?大家應該知道,半導體產業鏈的三座大山,分別是資金、人才和設備。三者相互作用,缺一不可。 在過去,資金限制設備,設備缺失又造成人才流失,近乎惡性循環。如果不是張汝京在2000年,不計成本地創立中芯國際。也許現在的情況,還要糟糕一些。

集成電路學院

20年后,因為中興和華為的先后受制,集成電路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所以,我們不缺錢了。但是,打通國產供應鏈仍然是一個苦差事,研發一些可能賣不出去的產品,未必有生產圓珠筆芯賺錢。連帶培養出來的人才,只好跟著靠愛發電。那怎麼辦呢?自己帶頭干。 4月22日,清華大學宣布正式成立集成電路學院。一個學院培養的人才固然有限,但是,只要有名校帶頭,未來的中國還會缺人才嗎?

爆料截圖

當然不會,4月27日,胡厚崑作出表態「華為相信根深才能葉茂,將大力發展處理器、操作系統、數據庫等根技術」。4月28日,手機晶片達人爆料「華為已經開始招聘半導體設備的研發人員」。 原來華為只是用投資的方式,幫扶國產供應鏈。而今,連合作伙伴買不來的設備,都開始自己生產了,決心可見一斑。基于這三大背景,造芯問題就成了時間問題,溫寧克如何能不擔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