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依賴美國的ASML前路越走越窄,中國芯片才能拯救它的未來

依賴美國的ASML前路越走越窄,中國芯片才能拯救它的未來
2022/07/06
2022/07/06

大家好,我是“零點”,時事新聞持續更新,從軍事、科技、國際大事,時事追跡,讓您在閒暇的時間,輕鬆瞭解國際大事。

ASML即將推出的第二代EUV光刻機售價高達4億美元,然而能用得起它的只有Intel、台積電和三星了,當然還有中國芯片,但是由于ASML深受美國的影響導致ASML未能自由出貨而喪失了中國市場,這正導致它未來的路越走越窄。

一、ASML為何受制于美國

ASML雖然是全球最大的光刻機制造企業,它位處荷蘭,但是它其實也是一家集成工廠,光刻機所需要的元件超過八成都是在荷蘭以外的經濟體獲取的,特別是其中的關鍵技術和元件更是來自于美國。

正是由于ASML的核心技術和元件來自于美國,因此一台售價昂貴的光刻機最后留給ASML的利潤其實并不高,美國企業已經拿走了相當比例的利潤,這也是美國企業的一貫做法,美國企業取得壟斷地位的行業都會將產品賣出高價,獲取豐厚的利潤。

另外ASML的幾大客戶Intel、台積電和三星都深受美國影響,Intel是美國企業不用多說了,台積電有部分核心技術也來自于美國,三星不僅技術來自于美國甚至它的股份也大多數被美國企業持有,另外台積電和三星的客戶也主要是美國企業,尤其是台積電有近七成的收入來自美國企業。

如此情況下,美國可謂抓住了ASML的命脈,不聽從美國的要求,那麼ASML就無法組裝出光刻機,更無法將光刻機銷售出去。

二、依賴美國導致ASML前路越走越窄

由于美國企業掌握了光刻機的核心元件,因此美國企業不斷提高關鍵元件的售價,導致光刻機的售價越來越昂貴,第一代EUV光刻機的售價達到1.2億美元,第二代EUV光刻機的售價再增兩倍多至4億美元。

昂貴的售價導致全球芯片行業能買得起光刻機的芯片制造企業已越來越少了,前五大芯片制造企業當中的聯電、格芯都已宣布停止研發7nm以及更先進的工藝,因此它們都不會購買第一代EUV光刻機,更別說更貴的第二代EUV光刻機了,這就導致了如上述的第二代EUV光刻機僅剩下Intel、台積電、三星了。

不僅光刻機的客戶在減少,連用得起先進工藝的芯片客戶也在減少,業界人士指出3nm和Intel 4工藝的成本太高了,目前能用得起3nm級別工藝的只有三星自己、Intel和蘋果,這就可能導致芯片制造企業對于更昂貴的第二代EUV光刻機需求減少。

在市場需求減少的時候,ASML研發EUV光刻機的成本卻在不斷增加,研發第一代EUV光刻機就花了400億,第二代EUV光刻機的研發成本恐怕再增幾倍,研發成本劇增迫使ASML尋找新的客戶,目前來看新的客戶就是ASML尚未能自由出貨的中國芯片了。

三、ASML需要中國芯片的支持

Intel、台積電、三星都已完成3nm4nm工藝的設備安裝,它們對第一代EUV光刻機的需求已大幅減少,僅靠這三個客戶在覆蓋了研發成本之后獲得的利潤太低微,因此ASML仍然在大舉擴張第一代EUV光刻機的產能,這應該就是為了中國芯片這個大客戶準備。

中國芯片也沒有在等待ASML的EUV光刻機,它們正積極研發無需光刻機的芯片制造技術,近期中國的芯盟科技研發的采用Hitoc技術的3D 4f DRAM架構技術就成功用于存儲芯片生產,繞開了光刻機。

其實這已不是第一項繞開光刻機的芯片制造技術了,日本此前就已研發出無需光刻機的NIL工藝并被鎧俠采用,預計NIL工藝將在2025年用于5nm工藝生產,NIL工藝由于無需光刻機而大幅降低了成本,更是吸引業界的關注,畢竟對于工業生產來說,降低成本是孜孜以求的目標。

這讓ASML大為緊張,擔憂全球芯片行業會興起舍棄光刻機的芯片制造工藝,這對它將是重大打擊,因為光刻機幾乎是它的唯一產品了,可以說留給ASML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它需要進口實現對中國芯片自由出貨,賺取EUV光刻機行業的最后利潤。

在這裡,沒有結束,也沒有停更,想要看更多新闻,追蹤我,帶你看更精彩內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