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該來的終于來了!國產技術新消息公布,ASML高興得太早了

該來的終于來了!國產技術新消息公布,ASML高興得太早了
2022/09/10
2022/09/10

國產技術的替換成為當下發展的主基調,從芯片到操作系統我們都在構建一套高度自主的供應鏈通道,這個過程無疑是艱難的,同時也會引來很多的質疑,例如在2020年,我們開始大舉進入EUV光刻機的研發之時,ASML公司的CEO溫彼得就給出了異樣的評價, 他認為哪怕是把圖紙給我們,我們也無法制造出EUV光刻機,這話說的很自負,但是ASML公司作為當下全球唯一一家有能力打造出EUV光刻機的廠商,所以很多人對溫彼得的話深信不疑,所以就有傳言表示,EUV光刻機的制造難度是非常高的,比以往任何技術都難以攻克。

不可否認,EUV光刻機制造的確困難,要不然距離EUV光刻機推出已經這麼多年了,全球也不會只有ASML一家能夠量產,但是,說我們造不出來EUV光刻機又有些過分夸大EUV光刻機的制造難度了。 要知道我們在技術領域最擅長的就是創造奇跡。

就拿操作系統來說,都認為在2019年谷歌停止Android系統的服務供應后,華為會沒有系統可以使用,結果呢?華為在非常短的時間里, 就推出了比Android更加優秀的操作系統鴻蒙,并且如今鴻蒙系統的裝機體量也是突破了3億大關,這也讓當年看衰華為的人閉嘴了。

而在最近,國產技術的新消息再次公布了,在9月6日, 工信部公布消息顯示,我們在工業母機的產業自主開發能力和產業技術水平上顯著提升,突破了全數字化告速高精運動控制、多軸聯動等一批關鍵核心技術。

這則消息理解上也許是云里霧里,但是解讀出來就是,我們在工業母機的自主制造能力上有了很大提升, 在過去的10年里,國產機床市場占有率由不到1%提高到了31.9%,這對于我們來說意義重大。

要知道作為工業大國,我們想要制造出飛機、汽車的許多核心零部件都需要強大的工業機器作為背后支撐,而之前我們所需要的這些機器幾乎99%都是依賴海外市場進口,這就讓我們的供應鏈安全不能得到非常好的保障,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能夠制造這些機床的能力已經提升很多了,相信在未來5年里,伴隨著自主化風向的加持,在工業母機領域我們將會繼續突破,未來國產化機床的比例將有望提升到70%以上。這是工業化的基底, 所以工業母機的突破意義重大,而這也意味著該來的終于來了,我們再一次向世界證明了,我們在技術研發領域的能力。

而伴隨著工業母機的突破,外媒方面也傳來了新的評論,外媒認為, ASML公司的溫彼得高興的太早了,不可否認EUV光刻機由于零部件眾多,所以大眾都認為其制造難度很大,但是認為給圖紙都造不出來,實在太夸大了。

這話很真實,就拿目前國內在光刻機領域走在最前沿的上海微電子來說,其成立于2002年,根據最新公布的財報數據來看,2021年全年上海微電子總營收才8.01億元,并且還虧損了3000多萬,而其初始注冊資本也才3000多萬,最近才增加到了1.7億元,憑借這樣的營收和財務狀況,預估一下就可以明白,在過去的20年里,上海微電子投入研發領域的資金不會超過20億, 但是即便是如此,上海微電子依舊把光刻機推到了90nm的高度,并且根據之前內部爆料的消息顯示,距離28nm光刻機的突破也不會太遠。

從這方面來看,光刻機其實沒有那麼難,畢竟相較于ASML公司的千億投入,上海微電子的投入資金還是很少的。

不過,現在局面不一樣了,由于芯片規則的改變,我們在芯片產業鏈領域的投資在不斷加碼,無論是清華大學還是中科院都在加碼EUV光刻機的突破工作,研發資金也在不斷被推高,如今在光源問題上已經找到了解決方案,接下來就是解決一些供應鏈相關問題,當然想要完整突破EUV光刻機,一兩年來說也許不顯示,但是五年之內一定會有一個好的結果,畢竟中科院把EUV光刻機的突破放在了最高優先級上,另外各大高校也在加速集成電路人才的培養,以4年為一個周期,四年之后,我們在半導體領域的人才將集體爆發,并且后續將會有源源不斷的人才進行補充,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要說光刻機了,相信整個芯片產業鏈都會有一個大的突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