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我反對你們自己生產芯片;ASML:反對無效

過人君 2022/12/04 檢舉 我要評論

2020年,是台積電的高光時刻,他們幾乎驚艷了全世界。單憑一紙通牒,就讓向來舍得一身剮的余承東,在發布會上幾度哽咽。看熱鬧的美企回過神來,才發現造芯業務嚴重萎縮,掏出了數千億元補貼。歐盟心疼本土的汽車廠商,又架不住下單的隊伍太長,默默地選擇了重拾先進制程芯片。這時大家才意識到,台積電并不是「被賞飯吃」,而是一直在歐美企業的碗里夾肉。

余承東

當這幫大客戶在台積電的待客大廳里,大眼瞪小眼,或許就已經明白:早在20年前,就有人為台積電謀劃好了今天。如果不是有人攪局,眼前的這家公司,未必就不能卡天下人的脖子。他們到底偷偷戰勝了多少家企業?回味黃連的同時,再看看某些同僚臉上難掩的難色,此時無聲便勝過了有聲。因為大家都是體面人,實在沒必要自揭傷疤,說出那句:張忠謀,你瞞得我們好苦啊。

張汝京(圖左)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1997年,同樣從德州儀器「畢業」的張汝京,在台積電的臥榻下,創辦了世大半導體。 面對這個曾在世界多地,創辦并管理過共10座工廠的有力競爭對手,張忠謀表現得很是友善,不止一次袒露過自己的愛才之心。只不過,他所許諾的收入、高管職位,以及台積電未來的目標,對于一個從德州儀器退休后,便一心想著回報祖國的赤子來說,實在沒有太大的吸引力。

中芯國際

1999年,眼看世大的營業額,已經超過了台積電的三分之一。張忠謀找到了該公司的其他大股東,幾乎是瞞著張汝京,收購了世大半導體。結果雞飛蛋打,張汝京帶著300號有識之士,直奔上海而去。換成一般人,可能就急了,但張忠謀穩坐泰山。 直至2003年,中芯國際準備上市,台積電才突然變臉,以侵犯專利為由瘋狂起訴中芯國際。6年后,為保全中芯國際,張汝京承諾「終生不入半導體」。

林本堅

與此同時,張忠謀還在籌劃另一件大事,那就是挾天子以令諸侯。林本堅博士提出的沉浸式光刻方案,本來只是讓行業加速推進至65nm,但張忠謀卻借此搭上了一條天梯。 一方面,借著ASML的技術優勢,誘惑英特爾、AMD、IBM等大廠上車,以后大家都是好兄弟,請放下防備心。另一方面,強調先進產能的建廠成本,并放大摩爾定律的推進難度,全力兜售自己的分工建議。

英特爾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一旦達成共識,最大受益者就是台積電。只不過,該建議對于市場規模有限,成本恐難回收的歐洲廠商英飛凌和意法半導體,以及正值天寒地凍,路遙馬亡的日立、東芝、索尼等近十家日本廠商來說,仍然不失為一個建設性意義。更何況,天塌了,有三星、格羅方德、IBM,以及英特爾頂著。 就這樣,可以生產130nm的共26家芯片大廠,到了2012年的22nm,只剩下7家。

台積電

競爭對手銳減,代工進入決賽圈。但台積電哪有那麼多錢,跟美企拼研發呢?張忠謀從個人用戶入手,來了一招瞞天過海。 他鉆了「以晶體管間距命名」的空子,通過「只解決密度,不解決大小」的取巧手段,強行將英特爾甩在身后。或許是因為英特爾當時尚未重啟代工業務,也沒跟台積電計較。可消費者不一定知情啊,這就倒逼外包廠商,優先選擇「后來居上」的台積電。

張忠謀

后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就不再贅述了,回到文章的開篇。輕松卡住海思脖子的豪華戰績,以及翻客戶牌子的至高地位,讓已經長得只手遮天的台積電,必須直面拐點。7月中旬,已經年過九旬的張忠謀,又一次在公開場合下,說出了他在過去20年間,已經重復無數次的那段話。大致內容為: IDM模式演化為「設計+代工」,屬于市場競爭的結果,自主造芯就是開倒車,我堅決反對。

ASML

這句曾經勸退無數后來者的「至理名言」,還能管用嗎?7月21日,台積電的老朋友ASML,通過財報給出了一句冷冰冰的答案:反對無效。據金十數據報道,ASML的當季營收為40.2億歐元(大陸訂單占17%),同比增長20.9%。當季預定額為83億歐元,EUV光刻機占59%,積壓訂單總額超過175億歐元。ASML的首席執行官溫寧克說: 當您查看訂單時,該季度的80%產能已被預訂。所以,建議優先考慮產能提升15%至20%的NXE:3600D(新型EUV光刻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