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芯片成為「絕唱」,華為千億投資打水漂?任正非:不期望盈利

過人君 2022/12/24 檢舉 我要評論

其實在芯片半導體領域,我國的起步并不晚。在上世紀60年代,中科院就已經著手布局,直到1965年,我國就推出了第一台接觸式的國產光刻機。1985年,我國更是成功研發了第一台分布式投影光刻機。

然而那個時的ASML才成立一年時間,而我國的光刻機水平跟國際先進水平也沒落后多少。

在芯片研發方面更是如此,完全不比國外廠商差。

華為的海思半導體在芯片設計上達到世界一流水平,在此前基于台積電的5nm工藝制程,麒麟9000的芯片性能足以碾壓當時號稱「安卓無敵」的高通驍龍芯片。

這也導致搭載麒麟9000芯片的手機銷量大賣,讓華為從默默無名的中國廠商一舉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巨頭企業,在銷量上更是有一季度拿下了全球第一,吊打蘋果和三星。

回到最開始,為什麼我們光刻機起步這麼早,卻依舊在芯片制造上落后于人?

這背后也要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說起,那時候的「買辦」盛行,高舉「造不如買,買不如租」口號,甚至還不斷傳輸「科技無國界」思維,以至于不少企業為了能夠賺到快錢,紛紛放棄研發,直接從國外進口回來貼牌。

然而,正是因為這愚昧的舉措,讓中國芯片領域陷入了「泥潭」,久久無法出來。

2019年,老美正式對華為進行封鎖打壓,那一刻我們才意識到,多年的「造不如買」惡果開始出現,眾多廠商更是驚慌失措。

自從老美多次修改芯片規則后,台積電無法再給華為代工麒麟芯片,缺乏芯片的華為在手機業務板塊上也從此一落千丈,后面的手機更新迭代也只能依靠庫存芯片去「茍活」。

隨著封鎖打壓過去三年,全球手機市場也迎來了大洗牌,昔日風光無限的華為也變得黯淡無光。

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放出的2022年第二季度SOC市場排名來看,華為銷量跌入谷底,市場份額占比僅有0.4%。

也就是說,市場上有1000顆芯片,僅有4顆是華為的,這基本上可以說起來芯片成為了「絕唱」。

當然了,盡管他們身處黑暗,但依舊有人抬頭仰望星空。

任正非在前段時間就內部講話:要把這一份寒氣傳遞給每一個人!

任正非這是春江水暖鴨先知?并不然!他想要做的,是喚醒更多的國產廠商,告訴他們造不如買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只有堅持研發創新才是硬道理。

所以當這場寒冬卷席整個互聯網科技行業的時候,很多巨頭企業都紛紛裁員開源節流,而外界更是有不少聲音猜測華為會不會把海思這個部門砍掉。

結果任正非公開表示:海思部門不會放棄,同時還會升級成為一級部門。就算當下國內沒有廠商給我們代工制造先進制程的芯片,我們也不會放棄研發。因為海思的存在并不是為了盈利,華為還有其他業務去盈利,去養活海思。

說白了,任正非并不期望海思能夠正盈利。如果一家企業的部門能夠實現盈利,意味著投入不足,這是遲早會出問題的!

再深入了解你會發現,備受老美全面圍堵三年了,華為絲毫沒有放松過。在美國打壓之前的前十年,華為對海思的研發投入資金累計達到了4800億元。

在美國打壓之后,雖然華為營收下滑嚴重,但對于海思的研發投入依舊是每年上千億的資金。

所以說,如果華為要放棄海思,意味著每年近千億的研發投入將會打水漂,顯然任正非不會這麼做。

反而為了能夠拯救華為在手機業務失去的營收,開始成立「軍團」,利用自己的5G技術融入到各行各業,幫助更多的企業走上數字化轉型,實現5G智能化發展之余,還能為那勇攀高峰的海思部門持續輸出研發資金。

總而言之,不管老美再怎麼打壓,依舊嚇唬不到中國廠商,更阻擋不了中國廠商要向前發展的決心。正如任正非所說的:和平是打出來的,不要對美國抱有任何幻想。

也正是因為華為的出現,任正非那永不服輸的精神,喚醒了一家又一家國產廠商走上研發之路。或許當下我們在芯片半導體領域被西方卡住了脖子。

但我相信,只要國產廠商堅持研發創新,群策群力投入研發,在不久的將來一定能夠突破難關。正如華為一樣,度過至暗時刻后,終究會迎來曙光!

艱難困苦鑄造諾亞方舟,滔天巨浪方顯英雄本色,國產廠商是時候崛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