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不再等待,海思升級為華為一級部門,目的是全面替代

過人君 2022/12/21 檢舉 我要評論

《菜根譚》里有這樣一句話:徑路窄處,留一步與人行;滋味濃的,減三分讓人嘗;此是涉世一極安樂法。說的是看見好處,別老想著獨占,這樣才容易到哪都受歡迎。任正非老先生就深諳此道,于是咱們就常常可以聽到一些,足以讓畫風突變的金句。比如手機價格定高點,給友商生存空間;比如華為一直是親美的,沒必要擔心我們;還比如要不是缺貨,海思可能會一直默默無聞。

任正非

為何要雪藏海思

當時采訪任正非的楊瀾都聽懵了,筆者也在很久之后才反應過來。雖然何庭波在解釋海思創立緣由時,說「公司做出了極限生存的假設,預計有一天,所有進口的先進芯片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仍將持續為客戶服務」。 但備胎一夜扶正,徹底取代高通芯片,并非任正非所愿。前有《日本失落的三十年》,后有歐洲明珠阿爾斯通,華為這才哪到哪?過早地將自己暴露,只能引來禍患。

高通

或許也正是因此,哪怕身處漩渦之中,任正非也常常說點類似于「5G技術可以共享」的「喪氣話」。但是,對方并沒有采納華為的建議,而是隨著華為的屢次逢兇化吉,而變本加厲。這一過程中,華為一直在求生存,任正非也一直在等待。 結果等來了手機市場份額萎縮至0thers(其他),等來了在加拿大被軟禁了一千余天的孟晚舟,把自己的芯片庫存都快等沒了。

孟晚舟

華為的凈利潤為何這麼高

那怎麼辦?只能硬剛。3月28日,CFO孟晚舟和輪值董事長郭平出席了華為2021財年年報發布會。財報顯示, 華為當年銷售收入為6368億,同比下降28.6%;凈利潤為1137億,同比增長75.9%;研發總投入為1427億,占比由15.9%提升至22.4%。這份成績單中,最引人關注就是華為的凈利潤,以及越來越高的研發投入占比。筆者接下來將分別解釋,思考量和信息量都較大,先給諸君提個醒。

華為

先說凈利潤,凈利潤之所以暴漲,跟5G專利費和手機定價關系并不大。 主要原因是因為華為在2021年,通過出售子公司收到了574.31億元。將這574.31億元從利潤中扣除,華為的凈利潤就只剩562.69億,比2020財年少了80億左右。不過大家也不必過分擔心,華為在成長的過程中,可沒少賣業務。除了大家熟知的榮耀之外,還有超聚變數字技術公司、華為海洋等。

利潤來源

華為的芯片要怎麼辦

解釋完了這筆來之不易的利潤,就更能理解華為「向下扎到根」的決心了。在華為列出的業務框架圖中,筆者注意到, 海思已經由二級部門,上升為與運營商BG、終端BG、華為云計算等業務并列的一級部門。前面說過,任正非不希望海思現世,或者說太早地展露鋒芒。但是從海思升級為一級部門的這一刻起,就注定了接下來海思將會持續地為華為輸血,甚至大量地向外界出售芯片。

海思調整

此舉開了海思正式創立18年以來的先河,釋放的信號就只能是全面替代。于是,在采訪環節,輪值董事長郭平也對外公開了華為的造芯方案。他的原話是 :芯片斷供對華為手機業務影響很大,但TOB(企業端)業務連續性現在還有保障。華為未來將投資三個重構,用堆疊、面積換性能,用不那麼先進的工藝也可以讓華為的產品有競爭力。

英特爾

兩大造芯方案

前面那句話很好理解,結合2021年的財報去看,就相當于給大家喂了一顆定心丸,那就是華為肯定能活下去。后面那句話,解釋就五花八門了,筆者談談自己的理解。「用堆疊、面積換性能,用不那麼先進的工藝」,說的其實是兩個方案。 一者是類似于蘋果M1 Ultra的3D芯片,將兩顆及以上低制程(相對)芯片,封裝成一顆高制程芯片,甚至更進一步,帶領產業鏈,發展英特爾力挺的chiplet(小芯片)。

郭平

二者是背靠國產供應鏈崛起,走傳統SOC的道路,通過增加芯片面積,來提升晶體管的數量,從而實現更高制程芯片的性能。前者主要用于手機大小的電子消費品,因為物理空間有限。后者將用于體積更大的基站,和新能源汽車。至于「不那麼先進的工藝,也可以讓華為產品有競爭力」,更像是一句總結。因為小芯片方案也好,傳統芯片也罷,都是基于相對落后的國產供應鏈來說的。

小結:正是因為華為確定自己肯定活下來,所以敢于拿賣公司的錢,去增加研發投入。接下來的工作重心,就是充分發揮海思的潛能,麒麟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但其他業務前程光明。整體來看,華為交了一份足以讓人放心的成績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