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這幅賣1.73億的國畫,根本不是畫的?專家:用筆畫不出來這種效果

這幅賣1.73億的國畫,根本不是畫的?專家:用筆畫不出來這種效果
2022/07/19
2022/07/19

這幅賣1.73億的國畫,根本不是畫的?專家:用筆根本畫不出來這種效果!

▲拍出1.73億的國畫局部2。

一幅國畫能拍賣出上億元,按照我們以往的認知,它一定是畫家造詣很高的作品。但是,這次要讓大家失望了。

首先這幅國畫雖然稱之國畫,但全幅幾乎不見筆墨,僅有水草、樹木及云頂的古寺以稍加勾勒,根本不是用毛筆畫出來的,而是從頭到尾用顏料潑灑出來的。

▲拍出1.73億的國畫局部3。

其次,畫作也不是大幅巨作,縱高127.7厘米,橫寬63厘米,相當于7個平方尺,很平常的尺寸。

然而,這幅畫卻在佳士得香港2021年春拍中,以1.8億港元落槌,加上傭金成交額高達2.09億港元,折算成人民幣共1.73億。

這相當于每平尺2471萬多。

▲拍出1.73億的國畫局部1。

這是天價中的天價了!

這多少讓人有些無法理解。

而對這幅畫有過研究的專家們說:沒錯,是用顏料潑出來的!并且效果比用毛筆畫的好,用毛筆畫根本畫不出來。

如果再較真下去,很多網友會說,不是用毛筆畫出來的,還能叫國畫嗎?

按照這個邏輯,沒毛病。這根本不應該算國畫。

而且,畫這幅畫的畫家本來就是一位國畫大師張大千,曾經被徐悲鴻稱為五百年才出一個的天才。

▲國畫大師張大千。

如果是普通人,我們可以不當回事,可以把它當作一件涂鴉之作。可是他是一位國畫大師,畫國畫不用毛筆,用顏料潑灑,這更難以讓人接受。

不過, 藝術這玩意,本身就沒個定型,就像孫悟空七十二變, 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

就像西方的油畫,到后來畫家都把畫筆扔到了馬桶里,他們找到了另一種創作技法:

▲畫家當眾表演刀割創作法。

  ▲ 繪畫作品《空間概念,等待》1964年。

有的用刀直接把畫布割開,割出不同口子

或者 用錐子戳畫布,戳出一個個洞,形成各種形狀;

▲畫家在畫布的戳洞創作法。

▲繪畫作品。

有的用顏料直接潑向畫布,再用畫筆滴淋出一些線條,毫無規律可循,完全是隨機的,形成的圖形也是一些紊亂的線條。

這些就是他們的繪畫作品,我們無法理解這種根本不是繪畫的作品,不僅被當成藝術,而且在世界藝術市場無一例外地拍出了天價。

▲畫家波洛克在創作滴畫。

這是不是讓我們大開眼見。

這是讓我們再次對藝術心生敬畏,還是避而遠之?

對于世間萬物,只要掌握一點任何事情都可以說得通。那就是既然它能夠存在,那必然就有它的道理。

其實,張大千的這幅立軸,還是值得一看的, 至少有三大亮點。

▲張大千國畫《碧峰古寺》。

一是取名《碧峰古寺》,奪人耳目。國畫中的山峰,不是云霧繚繞的云峰霧峰,就是高原上白雪皚皚的雪峰冰川,或是陜北高原溝壑縱橫,梁峁交錯的黃土,很少用「碧峰」一詞,只有北宋王希孟創作的絹本設色畫《千里江山圖》,是碧峰聳立連綿不絕,氣勢非凡。再加上「古寺」,意境就上來了。

二是工筆技法的無奈轉變。這幅畫創作于1967年。當時,張大千受白內障病情之苦,右眼視力每況愈下,而前半生在傳統山水上的工筆技法難以為繼。

在這樣力難從心的情況下,張大千另尋新路。開始嘗試在畫面中大面積用色,經過近十年的反復試驗,掌控了潑墨潑彩的技法。

三是作品本身妙不可言。無疑是張大千潑彩中的佳作。

這幅畫張大千是在金箋上濕墨打底,然后潑灑石青石綠顏料,傾瀉而下,成為郁郁蔥蔥的植被,如雨后朦朧的云靄,又似蔚藍的海洋,并讓畫面產生一種流動的效果。

部分底層的水墨穿透青綠顏料,若隱若現,形成山體的輪廓。

前景中的水墨發散出來,在金箋的映襯下,正如陽光穿云而出,金光絢爛,奇幻無比。

這也是專家所說的,效果要比畫出來的要好,因為用毛筆畫根本畫不出來。


用戶評論